服务支持

联系我们

福州市百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 旗下品牌奥斯恺

 

 公司地址:福州市仓山区金山工业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金华路61号楼
 销售电话:0591-8639593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3313756961
 企业传真:0591-86391891

 服务热线:4000 588 278

 

 

奥斯恺广州生产销售分部

 

 分部地址:广州市东沙经济开发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荷景南路17号 
 销售电话:1360957556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20-62752561 

 服务热线:4000 588 278

文章正文
必须坚决遏制污染向地下扩散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3-06-09 10:43:4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古人说:“井养而不穷也。” “叹美井德,愈汲愈生,给养于人,无有穷已。”地下水像大地母亲的乳汁。井是无私的,地下甘泉滋养众生。但它也需呵护,否则也会枯竭。

  地下水是华北主要水源。由于经济发展,污染加剧,先人叹美的“井德”正逐渐消失。地下水污染由点向面扩展,威胁人民群众健康。应对地下水危机,保卫华北地下水刻不容缓。

  怕喝井水:我们村只喝桶装水

  翟庄子村是天津市最南的一个边界村,村民杨振起告诉记者,井水喝不得。村里喝“专供水”:每壶0.5元。井水只用来刷锅洗衣服,这已持续两三年。“有钱买2.5元一壶的,咱没钱买0.5元一壶的。”

  位于河北省沙河市白塔镇的权村,有2100多人口。村支书杨学文最近正忙着铺设管道,从镇上引水入村。邢台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中显示,权村地下饮用水总硬度、硫酸盐、氯化物、硝酸盐氮、溶解性总固体不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,不适合饮用。村民怀疑与当地一家企业多年排污渗入地下有关。

  在往河北沧县大官厅白贾村途中,记者看到张家沟子河呈砖红色,河道垃圾很多,白贾村的吃水井距张家沟子河只有七八米。村民杨连阁的儿子说,“不敢喝水管里的水,只喝桶装水。一桶水2.5元。”

  “有时自来水变成红色,几天前拧开龙头是铁锈色。”在河北黄骅中捷农场辛庄子村,一位姓孙的女性村民说,水井距离化工区1公里左右,附近一条河已经发黑,自来水发黄,大家不敢喝。村里买了台净水机,每桶0.5元。

  北京大学水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苗说,华北农村多以手压井直接抽取浅层地下水作为饮用水。污染日益严重,越来越多的人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。

  污染溯源:断河藏污地下纳垢

  因有赵州桥,洨河名头响。这条发源于石家庄的河绝大部分河段已是黑水河,百米即恶臭扑鼻。“这里流的不是真正的洨河水,它的源头已经断流。洨河早就死了。”这是河北水利专家魏智敏的表述。

  华北地下水污染一大原因是越来越多的河流断流,成了城市纳污渠,随后成为灌溉水源,大面积污染地下水。由于上游大修水利、气候干旱,华北部分河流变为季节河,常年干涸,成了城镇工矿企业纳污渠。工业废水、城市生活污水就近排放,成为地下水的一大污染源。

  石家庄市总退水渠-东明渠,是洨河一个最大水源。站在岸边,臭气呛鼻,污水横流。石家庄市污水灌溉区位于东明渠和洨河两岸。

  “对地下水污染,必须控制新污染源产生,对污染严重项目不予审批,尤其是小型造纸、化工、炼油厂等。”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王学求表示,国家要对一些污染较严重企业实行限期治理。同时合理规划工业布局,对现有产业结构进行合理调整。

  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认为,要加快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及联村集中供水、单村集中供水工程建设。尤其是紧邻工业园区、城市周边农村,要逐步安装净水处理设备,改善农民吃水问题。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7 福州市百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51客服